辛丽丽为什么叫辛丽丽?梧桐树下文化雅集,二代“白毛女”揭开舞者的秘密

辛丽丽为什么叫辛丽丽?梧桐树下文化雅集,二代“白毛女”揭开舞者的秘密

“你知道黄英为什么叫黄英?天生唱歌的,因为黄莺叫的声音最漂亮,辛丽丽为什么叫辛丽丽?辛苦一辈子得到的美丽。”

《梧桐·名家汇》现场

6月20日,沪上文化雅集“梧桐·名家汇”在衡复艺术中心正式启动。现场嘉宾、琵琶泰斗汤良兴一开场,就幽默地为坐在他身边的芭蕾舞蹈家辛丽丽、女高音歌唱家黄英,解读名字背后的密码,令现场爆发出一阵欢笑。

作为“梧桐·名家汇”的首期主讲嘉宾,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与观众分享了芭蕾背后的故事。舞团两位青年演员吴虎生、戚冰雪还表演了红色经典芭蕾舞剧《白毛女》的片段。

当熟悉的旋律响起时,很多观众被带回到了遥远又亲切的记忆中,重温中国红色经典的魅力。

《梧桐·名家汇》第一次与观众见面

受到伤病的影响,其实吴虎生已经有两年没有跳过《白毛女》了,“可钢琴声一响起,我就立刻投入到了人物的世界里,感谢在今天我又重新找到了做大春的感觉”。

吴虎生、戚冰雪表演《白毛女》片段

《梧桐·名家汇》上,舞台与观众距离之近,可以清晰看到舞者的每一个细微表情。

辛丽丽说,“之前我们有一次演出台上台下相隔不远,有观众看到了舞者的细微动作,告诉我他们在用肌肉讲述故事,我听了深受触动。因此我很希望可以和大家近距离交流,带人们了解舞者的日常。”

主持人夏磊与辛丽丽

这是《梧桐·名家汇》第一次与观众见面,除了辛丽丽,首季活动邀请的文艺名家包括小提琴演奏家俞丽拿、女高音歌唱家黄英、琵琶演奏家汤良兴、舞蹈家朱洁静和二胡演奏家马晓晖。

系列活动将以一部部脍炙人心的红色经典为“引”,让名家大师与台下观众进行零距离、面对面的互动交流。这是文化雅集,也是生动的“四史”学习教育。

25岁饰演“喜儿”剧照曝光

现为上海芭蕾舞团团长的辛丽丽,在舞台生涯中留下了多个经典艺术形象。从古典芭蕾舞剧《吉赛尔》《天鹅湖》,到民族芭蕾舞剧《白毛女》《雷雨》《青春之歌》等。

《白毛女》是上海芭蕾舞团的“传家宝”,是新中国成立后芭蕾民族化的标杆之作。

辛丽丽是第二代“白毛女”,现场,她为观众展示了一张自己25岁饰演剧中人喜儿的剧照。“剧照里的我拿着油灯,动作融入了戏曲的程式化动作。事实上,芭蕾舞剧《白毛女》深受中国戏剧、戏曲影响,跳出了我们中国人的芭蕾的风采。

辛丽丽

上海芭蕾舞团成立41年来,排演了171部作品,其中有西方经典也有中国原创。

经过多年积淀,上芭已在欧美打开了市场,用芭蕾舞这门国际语言说好中国故事。

辛丽丽说,“我们的《长恨歌》在伦敦演出反响热烈。我们希望国际观众知道中国有唐明皇、杨贵妃、梁祝、白毛女……从古典到现代,用舞蹈展示一个有血有肉的中国。”

舞者都是很纯真的人

现场主持人夏磊问吴虎生,一个舞者的日常是怎样的?

吴虎生在《白毛女》中扮演“大春”

“跳芭蕾舞确实很苦,需要技能和灵魂合二为一。除了每天从早到晚进行基础训练,还要经历无数次的剧目排编,学习很多很多作品。”吴虎生说。

他告诉观众,成为一名优秀的舞者,最难的是日复一日的坚持,以及保持内心的平静。“如果没有平静的内心,你会很容易陷入浮躁的漩涡。当然,我也曾有过焦虑和恍惚的时刻,但是想要在舞台上和观众实现灵魂交流的信仰,让我坚持了下来。”

辛丽丽、吴虎生、戚冰雪

对于年轻的戚冰雪来说,好舞者必须吃得起苦。“很多女芭蕾舞演员的脚是很不堪的,我们在夏天都不敢穿凉鞋。”

曾有人对辛丽丽说,你们(跳芭蕾)好像性价比不高。辛丽丽对此坦然一笑,在她眼里,“舞者都是很纯真的人”。因为内心不含杂念,哪怕再苦再累也都会坚持下来,只想把舞跳到最好。

有观众的地方就是舞台

《梧桐·名家汇》系列雅集由徐汇区委宣传部主办,天平街道党工委承办、上海衡复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协办,每月一场,未来将落户乌鲁木齐南路上与衡复艺术中心毗邻的“66梧桐院·邻里汇”。

该建筑主楼修建于1932年,由匈牙利著名建筑设计师邬达克设计,为徐汇区文物保护建筑。这座具有88年历史的老建筑转型成了老百姓家门口的“一站式”社区综合服务场所。

女高音歌唱家黄英

汇聚了上海图书馆、上海京剧院、上海交响乐团、上海音乐学院、上海电影集团等市级文化单位的徐汇区,也是众多文艺名家生活的地方。

首场《梧桐·名家汇》的三位嘉宾辛丽丽、黄英和汤良兴,都有在这里生活和学习的难忘经历。

黄英说:“这里有许多美好的老建筑,都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,它们会给予我们美的享受和启发。”

她在现场一个人演绎了莫扎特歌剧《费加罗的婚礼》中一段伯爵夫人和苏珊娜的二重唱。一位观众说,就像灵魂被按摩了一下。

汤良兴演绎《十面埋伏》

汤良兴以一曲《十面埋伏》压轴,令全场沸腾。

他说,做艺术家,就是燃烧自己,照亮别人。一辈子的辛苦是值得的。

他认为,“高雅艺术应深入社区,与市民产生更多联系。对我来说,不管剧场、社区还是学校,有观众的地方就是舞台。”